5月14日的蘭考,一大早就與往日有些不同。路面一遍遍被灑著水,每個路口都站有交警指揮。7點多鐘,焦裕祿大道上的行人和車也比平時多了許多。
  “今天‘5·14’嘞,走去陵園瞅瞅。”“又該去陵園了,這一年年過得真快啊。”
  5月14日,對於蘭考近80萬百姓來說不僅是一個時間節點,更是一段光陰的故事和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。
  □東方今報見習記者 肖萌/文
  記者 沈翔/圖
  【傳統】
  50年前的這一天,焦裕祿永遠離開蘭考。
  政聲人去後,豐碑民心上。
  蘭考人在明末黃河故堤的一個沙丘上修起的焦裕祿烈士陵園,從此成了無數人心中的念想。
  每年的這一天,蘭考縣“官方”都不會舉辦大的紀念活動,而是讓群眾用自己的方式去紀念。每年的這一天,總會有上萬的百姓,自發擁入陵園,祭拜這位好書記。
  這個“傳統”延至今日,已整整50年。
  【自發】
  向人道及焦書記,總惹鄉民淚滿襟。
  50年,說遠卻又不遠。在蘭考人的心裡,焦裕祿一直都在這裡,猶如焦桐雖無言,卻深深地扎根於這片土地中,迎風挺立。
  這一天的焦裕祿紀念園與往時不同。
  平日里,前來拜謁的多是團隊,一天下來至少上百個。而這一天,“取代”團隊來拜謁的,則是自發前來的上萬百姓,有蘭考本地的,也有風塵僕僕從外地趕來的。
  拜謁儀式仍與平時一樣簡單肅穆。花籃還是那隻紀念園固定在焦裕祿墓前的一個塑料花籃,每批團隊上前拜謁,只更換一個輓聯,“敬獻花籃”也只是輕撫一下輓聯。
  【傳承】
  樊哲民、張明堂、劉俊生曾和焦裕祿共事,如今他們已是耄耋之年。
  昨日上午,三位老人與焦裕祿時期的其他20多名幹部再次在陵園聚首,面對墓碑站成一排,默哀1分鐘,然後深深三鞠躬。
  原蘭考縣委副書記樊哲民,如今已經近90歲。他在墓碑前說:“今天是焦書記逝世50周年的日子,他人雖然走了,但是精神永遠都在咱蘭考,俺這幾個老幹部都是跟著他乾過的人,也都真正知道焦裕祿精神是啥,認準的是一個字:乾!”話音剛落,人群中便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。
  焦裕祿時期的宣傳部長張守德說,如今每周都會在自己家舉行“馬列毛主義”書會,老哥幾個每周都在書會上碰頭,除了讀書,還會聊聊過去的故事。
  5月14日,當年焦裕祿的老同事在一起合影
  5月14日,焦裕祿逝世50周年紀念日,群眾在焦桐前弔唁
  許多群眾自發來到焦陵祭拜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鄭國鋒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豐碑民心上 焦裕祿逝世50周年 萬餘群眾拜謁焦陵)
創作者介紹

票貼

zz99zzrqt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